蜜桃君

天涯大盗

关于蜜桃君

微信图片_20201122210651.jpg

蜜桃君(mitaojun.com),是我的博客“天涯大盗”(bellchen.blog.tianya.cn) 绝地重生。

我的博客生涯要从大学毕业开始讲起。大学毕业后,我进入微电子所,身边都是工程师大牛,如发明中国第一块硅平面单片集成电路的工程院院士。因为研究所是有军工性质,办公电脑不接外网,而隔壁院士办公室的电脑却能上网,所以我有时候会去用院士电脑蹭个网。院士低调谦逊、潜心钻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科研大牛们做出的成果也让我感到专业之反差,让我思考这个问题:作为文科生,我能有何价值?  

一个文科狗,在研究所编科研期刊,业余研究“休谟问题”(一个过气的哲学问题),不禁想到英国物理学家(同时也是作家)C.P. 斯诺在《两种文化》中提出过“文科与理科的隔阂”。当时我对此感同身受。你如果嘲笑理科生没有情调看不懂红楼、莎士比亚,那么文科生是否该被笑话不懂贝叶斯分类算法、相对论?那时候的我,第一次了解到集成电路领域最有名的摩尔定律。我不仅感受到了理科知识的碾压,更痛感文科的无力。因为工程师大牛们搞的,是极其重要的“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基础软件产品),而我一个文科狗所能做的,只是把大牛们的科研成果记录下来、报道出来。当时我想,如果理科生的价值是把学到的科技转化成生产力,那么文科生的价值,就是把积累的学识和思想传播出去,转化成影响力。也就是说,理科是生产力,文科是影响力!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思考自己如何才能制造影响力。在大学里,我沉迷哲学,饱读文史,不敢说学富五车,也算有真才实学。但如果没有产出,那我终究不过是两脚书橱。正所谓“书生报国一支笔”,我有两种选择:一是向报刊投稿,顺便赚取稿费,但是发表周期太长;二是直接在网上发表。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血气方刚,时不我待,当时(2005年),博客如日方升,我选择网上开博,取名“天涯大盗”,狂写文章500篇,点击量2000万+,很快引起了反响,《新京报》、香港《大公报》、人民网、央视国际等都对我有过报道。初试锋芒之后,我的博客还获得某汽车集团一年数万元广告赞助,开启博客赢利先河,《天津日报》《新民晚报》《东方早报》等媒体对我博客的报道,使之成为当时的热议话题。

但在博客成为“网红”之后,我却并没有沿着“网红”的道路走下去,反而向往“专家”的道路。可能是研究所工作经历留下的“后遗症”。作为文科生,我也想有专业上的“生产力”。我首先发力进一步学好英语,尤其是英文写作上持续发力,以达到英语专业作家的水平。其次是对计算语言学产生了兴趣。当时我写的硕士论文研究修辞语言理解,怎么让计算机理解你说的话究竟是反讽,还是字面意思。例如说一个人像猪一样笨,很容易理解。但说一个人聪明得像猪一样,计算机的理解和翻译起来是有难度的。这就需要建构一个修辞语言知识库,借此可以让计算机了解人对猪的认知是什么。所以我2011年撰写了一篇基于英文明喻数据库做的英语明喻的认知计算毕业论文。2012年,“中英文认知属性知识检索系统”上线。在博文《两件事》中有进一步介绍。

针对英文写作梦想,我用数年业余时光写作小说No Coincidence No Love (后更名为Snow Lotus)。 

时光流转已经到了2020年,由于博客平台被天涯社区关闭,我把“天涯大盗”部分内容迁移至蜜桃君(mitaojun.com)。在此之前,我已经用“蜜桃君”这个ID在知乎写了不少回答和文章。当年的博客文章,如今看来,是比较幼稚的,还充满着书斋气,但却是我大学毕业刚步入社会时的思想印记。这里迁移的文字主要是2005年末到2007年在博客写下的(其后也偶有更新),不论文笔和思想如何,都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一点雪鸿泥爪,一段青葱岁月。就像曾经写下的日记一样,虽然现在很少有闲心去翻看它们,但那些失落了的岁月以文字的形式,实实在在地摆在那里,还是能让我获得少许安慰。我的博客得到很多网友的回应,每天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也许没有他们的回应,我早就没有写博的动力。虽然很多人的真名实姓我并不知道,但每一个ID背后都是一个实实在在有思想有情感的人。随着博客平台的关闭,很多都就此“失联”了。但幸许有一天,还会有谁不小心撞到这里来呢~ 

奔跑吧 蜜桃君!

小站不再保留评论功能,联系我请通过email:359959667(at)qq.com

Powered By mitaojun.com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文章链接。苏ICP备2020049409号